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沉迷于性爱中的少年

理宏与秀碧来到一家饭店,要了一间上房。
 
理宏心里想,平时那么寒酸,但在情人面前就不能显得太小气,何况今夜是 如此的重要,所以才不论钱的多少,只论舒服与否,因而要了一间上房。
 
理宏带着秀碧进了房间。
 
这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布置得很精致,也很清洁,情调很美,是一间很够水 准的小套房了。
 
秀碧指指沙发道:「你先坐一会儿,等我去去浴室就马上出来。」
 
理宏此时已经领会了一切,不必再给人教也会耍起嘴皮子了,忙道:「妳是 不是去洗澡呀?」
 
秀碧笑道:「你很聪明…」
 
理宏一脸得意的样子道:「那我陪妳一块洗好了。」
 
秀碧矫笑道:「我才不要呢?哪有跟男人一道洗澡的?」说完,就往浴室走 去。
 
理宏毕竟嫩,他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过了许久,秀碧才自浴室里出来。
 
理宏见她一出来,便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她,对她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在 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洗那么久,害我等得发急。」
 
秀碧无限娇羞的说:「你还说呢!都是你害的,我还没跟你算帐呢!」
 
理宏一头雾水的道:「跟我算什么帐?我又没有对不起妳。」
 
秀碧道:「吃冰的时侯,你为什么在我身上乱摸?」
 
理宏应道:「那是喜欢妳才会这样嘛!」
 
「讨厌,弄得人家下面都是水,怪难受的,就连三角裤也给湿透了,你想想 看,我哪有心情继续坐下去呢?」秀碧白了他一眼说着。
 
理宏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妳怎么不告诉我呢?」
 
秀碧嗔笑道:「冰店人那么多,你叫我怎么个说法?你是故意的。」
 
理宏得意地笑道:「现在这里没人,可以摸一下嘛!」
 
秀碧害羞得脸都红了,连说:「不要,人家才洗乾净,又摸得淌水,多难过 呀!」
 
理宏顺水推舟的说:「如果难过了,我可以帮妳想办法。」说着,便一把抱 住了秀碧,对着她的嘴就吻了下去。
 
秀碧因心里对理宏存有好感,所以她只像徵性的挣扎,没有推拒。吻着,秀 碧也把嘴张开,伸出舌尖给他吮吸。
 
理宏吻得很热烈也很有技巧,边吻着还边轻抚她的全身。秀碧的身子也由于 给他紧紧抱着的辟系,乳儿被压得都变了形。
 
很久,很久,两人的唇才慢慢分了开来,秀碧仍旧伏在他的怀里。
 
理宏这时捧起她的脸细看着,只见她面泛桃红,那对水汪汪的媚眼,此时已 微闭着。那对挺耸的玉乳,正被春情推动着,随着急促的呼吸也在一起一伏的跳 动。
 
理宏见这情景,心知她的春情正在荡漾着。
 
「秀碧,妳好美。」
 
秀碧轻应了一声:「嗯…」
 
理宏抱着她往床上放,她趁势地向床上一倒躺了下去,她的心房也跳得更厉 害了。
 
他将她放在床上后,便伸手去解下她的衣服。秀碧着实害羞,忙用手去遮住 那迷人的三角地带。这时理宏的嘴已凑向她的香唇来,她不动了,理宏便揉弄着 她的乳头,捏捏揉揉,使得秀碧全身麻痒不已。
 
她矫羞的说:「讨厌,捏人家这个干什么?」
 
理宏的花样层出不穷,他照着小电影的方法逗弄着秀碧。
 
秀碧被逗弄得像是快融化了似的,一种全身骚痒杂耐流遍了四肢百骸,令她 欲抓痒,但是不知如何才能抓到痒处。秀碧享受着这种滋味,只陶醉得眯着眼咬 紧牙根,埋着头躺在床上,任理宏玩着她那一身美好的胴体。
 
秀碧此时的娇躯已是一览无遗了,白里透红的肌肤,细嫩无比,一双修长的 玉腿均匀又柔滑。那小腹是一片粉白,再细心一看,竟还有一条细小的寒毛,由 小腹间直挂下来,这条毛路一直蔓延到阴户之下。
 
那三角形的阴户,更加叫人迷醉了。它是饱满满的,高挺的阴户,被一遍黑 茸茸的阴毛遮盖着。
 
男人们只要见到此一景像,就会忍不住的意乱情迷,何况是这未经人道的理 宏,怎能按捺得住?
 
这时理宏冲动得也把全身的衣服脱了下来,秀碧一见连忙说:「你怎么也把 衣服脱下来呢?」
 
理宏红着眼说:「这样才公平,我看妳,妳也看看我啊!」
 
秀碧咬着唇笑道:「不要嘛,男生有什么好看的?」
 
理宏用手扶着自己的阳具,摇了一摇道:「妳是不是看过这个东西?」
 
秀碧打了他一下道:「哎呀!那东西有什么好看,在无意中我看到过。」
 
理宏陶侃她说:「要是常常看到这个,那就和妓女没有两样了。」
 
秀碧道:「去你的,我才不是那种人,我到现在还是个处女呢!」
 
理宏乐在心头的笑道:「那今晚我可要好好的待我的这位新娘子了!」
 
秀碧对着理宏的长茅看了一下,心里有些害怕,而且也不好意思,她只有咬 着嘴唇轻轻地笑着。
 
这种裸女含笑图,直刺激得理宏受不了,他咽下了口水,色迷迷地道:「秀 碧,妳快抚慰一下它吧!它已硬得难受了。」
 
秀碧笑着说:「谁要摸那东西嘛!又长又粗,硬得那种样子,摸什么嘛?」
 
理宏又道:「如果妳摸过了,每次都会想摸呢!」
 
秀碧道:「这样我更不要了,摸上瘾了,我会常常想摸,到时该怎么办?」
 
理宏听了,心里高兴极了,至少今天这块到手的肉飞不走了。
 
随着秀碧的手一触,那根枪管也跟着抖动了几下,而且硬得似铁棒一般,她 的手掌感到热呼呼的。这种滋味,就像是被一把利刃直透入心底似的。
 
理宏继续着他的抚摸,她嘴里含糊的哼叫着。丰满的胴体,已不再镇定,而 且急急的扭动着,阴户里的淫水像温泉一般的涌出来,还带着温热的香气。
 
此刻,他们都冲动得很激烈,尤其是秀碧,更是紧抱着理宏,不时用她那对 玉乳在他的胸前磨擦着。理宏也是剑拔弩张,将大阳具在她身上乱顶着。
 
他们的血液在血管中倒流着,致使面部充血。他们的心底,就像有成千成万 的毛虫在爬行,好像要跳出口来。
 
秀碧道:「好讨厌,你那东西在人家小腹和大腿乱顶,好怕人哦!」
 
秀碧欲火高涨,已无法压抑了。他把脚一跨,骑在秀碧身上,粗大的阳具对 准穴口在那柔软如绵的阴唇处磨着、擦着。
 
秀碧感到心里紧张,很合作的抓着枪头,将它带向洞口。理宏的龟头在穴口 又揉了几下,便顺着滑润的穴洞推进。
 
他没有经验,当鸡巴推进之后,却滑到一边去。
 
秀碧急急地道:「哎呀!没有弄上嘛!」
 
理宏又挺起长茅,对着穴口又一顶,小穴一张,大龟头已滑了进去。
 
「哎呀!慢点…慢…轻…一点…」
 
但这已太迟了,鸡巴已被小穴活生生吞了一小截。
 
突听:「哎哟喂…」秀碧痛得眼泪直流,叫道:「痛…痛呀…痛…」
 
理宏紧张的道:「别哭!别哭!秀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秀碧紧紧的闭着眼睛,说道:「你…停一停…别…别动…」
 
理宏依言,稳住自己暂且不动。
 
他关切的问道:「好一点没有,秀碧,别哭嘛!」
 
秀碧泪痕未乾的回答道:「好多了。」
 
理宏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说道:「还好,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秀碧含羞带笑的说:「宏…痛过后,我反而痒了,你稍微动一 动好吗?」
 
理宏高兴的说:「秀碧,那妳稍微忍一下哦!」
 
秀碧红着脸点了点头。
 
理宏扶住了秀碧的纤腰,慢慢的把龟头抽了出来,又在穴口上磨擦了一会磨 得秀碧淫水直流。秀碧也紧紧的吻住了理宏,就像久逢甘霖,饥渴的、疯狂的吸 着、吮着,恨不得能整个吞下。
 
理宏继续用手搓弄着她那两座丰满的玉峰,理宏此时发现秀碧的阴户好像已 经涨大了一些。
 
秀碧只觉得自己的心口热、小腹热、阴唇热,子宫更是一阵阵的直热,那顶 着自己的火热大鸡巴,也是热呼呼的,忍不住一股股淫水直往穴口流,那股淫水 顺着屁股沟,湿了一大片床单。
 
理宏利用淫水的滑润,顺势一挺,大鸡巴已滑入了三分之一,也许她仍是处 女,只觉得秀碧那小穴,把鸡巴夹得紧紧。
 
只听秀碧忍耐着叫道:「宏…宏…停一下…别动…别动…让我…歇一会…嗯
 
…哼…宏…我…还是…会痛…呀…」
 
理宏让三分之一的大鸡巴,留在秀碧的小穴里。
 
秀碧额头冒出了汗,理宏深情的拿起毛巾,帮秀碧擦拭着冷汗。秀碧感谢的 笑笑,便紧紧的拥住他。
 
两人肌肤相亲了一会儿,终于…
 
秀碧说:「宏,好像不痛了,取代的是又酸、又痒、又麻…」
 
理宏立即道:「那要不要我动一动?」
 
秀碧含羞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