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遇上你的错过

“喂!老公,我刚加完班回到家了,你在干嘛?”江映雪一进门后,对着手机另一头的男友说着。
她坐在沙发上,脱下了高跟鞋,用手揉了揉,工作了一整天僵硬的小腿另一头传来了男子的声音:“没在干嘛,你今天上班还好吧?”映雪说着:“嗯,今天没什么事,只是觉得有点累而已。”男子说:“那你就早点休息吧,等会儿我也要睡了,手机费很贵的,晚安。”男子就迳自挂了电话。“喂~我…”她还来不及开口,电话就被挂断了映雪皱了一下眉头,把手机往桌上一搁心里不免抱怨着:“才讲不到三句话,就急着挂掉…”起身去卧室里放下包包,换下了上班时的套装,就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吹干了头发后,把刚才从面摊买来的馄饨汤当成是宵夜,填了一下肚子打开了笔记型电脑,整理一下明天上班要用的资料看看了时钟,不知不觉中,哇!快十一点半了,还是快睡觉吧!在关机前,她看了一下男友的即时通状态是显示离线她好奇的按到通讯录看一下,疑~状态里却是显示上线中?奇怪,他不是说他要去睡了,怎还在线上?再拨了一下他的手机,传来:“您拨的电话,目前无法接听,请稍候再拨…”
她躺在床上,拉了薄被盖上,看着天花板想着:这阵子感觉男友好像变得很忙,又有点神秘兮兮的手机及MSN的连络,也少了很多如果不是她主动打去,他几乎都不会主动打来找她想想和男友也交往了将近三年,虽然没有什么大风大浪但感情也蛮稳定的,至少她自已是这样认为的她告诉自己要相信男友,不要乱猜忌,她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多虑了。
当初为了男友、为了俩人爱情的维持她在男友的说服之下,离开了自已家里所开的公司而选择跟男友进了同一家公司,虽然是不同的部门及大楼但至少有时下班可以一起去吃饭或回他家刚开始时,她是感觉这样蛮甜蜜的只是这一阵子以来,不是她加班,就是他有事出差她想想应该要找个时间,和男友多聚聚,免得感情变淡了。
今天恰巧她没有加班,在没有事先知会男友的情况下下班后,她就直接到了男友的家里要等他下班她还特地带来前几天去逛街时,觉得很适合他,买给他的新衬衫看了看时钟,都过了晚上七点还没回来,大概他今天有加班吧?映雪无聊地打开了男友的电脑,顺便登入了他的即时通帐号突然有个像女孩子的昵称帐号敲了她?对方开头第一句话就是“宝贝,你回来啦?今天比较早喔!”映雪虽感到莫名其妙地,但也回打了:“嗯!”对方:“今天人家好想你喔!还有四天才能见面耶,你想不想我啊?”她这才想起上星期,男友有跟她提起过下星期五他要下台中出差一趟原来竟是要跟这女生见面…映雪整个人楞在电脑前,不太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事实!
那女生又打了:“宝贝,人家月经昨天刚结束,到时你就可以不用载套了,你高不高兴啊?”映雪看到这一行字,左手不自觉得握紧了些,连青筋都浮了上来她才了解到,这两、三个月来,每当她主动想跟他亲热一下时他都说很累、改天,她原以为他是真的工作上很忙、很累所以都体谅了他、不勉强他,原来是他早就有其它的发泄出口难怪…她为了自己的傻及对他的信任,苦笑了出来。
她先打上了:“我有事先去忙,晚点再敲你。”对方回复:“爱你喔!嗯^^”映雪,再也顾不得一切,打开了“检视历史讯息”她看到了一些男友和对方之前互传一些暧昧的话语她这才知道,他们已经交往了至少四个月以上了而男友竟跟对方说〝他没有女友″!?还和对方发生过好几次性关系了,看着讯息里他和那女生咸湿调情的对话她简直是快气炸了,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占据着她的心中。
难怪这半年来,他常常借口说有事,或是公司要他去中部、南部出差他都叫她别那么多疑,要相信他,而他却是背叛了她对他的信任去私会了第三者,还发生了性关系,这叫她情何以堪?难怪这一阵子对她都是不闻不问、不关心的态度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此时,等待的时间,连一分钟都让她觉得如此地难熬……
在接近十点钟时,外头传来开门锁的声响男友一进门看见她,随即一脸讶异的表情说:“老婆,你…你怎么来了?”映雪坐在沙发上,冷眉竖眼双手横抱着胸忍住即将要爆发的情绪问说:“你是不是有事要告诉我?”男友似乎察觉到有异的说:“哪有什么事,你今天是怎么了?上班不开心?”映雪质问他说:“即时通里,那一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她叫你宝贝?”他说:“那是之前在网路上聊天认识的,不是很熟,她叫每个人都是宝贝。”映雪气愤地说:“这几个月来你都骗我说要出差,我都相信了你,结果你竟然都是去跟她见面,还搞到上床,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已经看过你MSN里你和她所有的对话了,你现在还在对我鬼话连篇,你是打算还要再骗我多久?”男友大概知道是东窗事爱,马上变了脸说:“喂!你干嘛开我的即时通?你这样子很不尊重我耶!你侵犯到我的隐私权了。”映雪说着:“你还跟那女生说,你现在没有女朋友,那我是算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男友见谎言被拆穿,羞愧转生气,咆哮了起来:“你没事过来干嘛?谁叫你开我的电脑,开我的即时通看的?”映雪不敢相信的说:“我是你女朋友,为什么我不能来找你?如果你没做什么亏心事,你干嘛怕我看?”男友要她现在就回家去,有话改天再说映雪生气地说:“这三年来我对你不好吗?我有对不起你吗?”她又说:“她那一点比我好?你把她的电话给我,我来跟她说,你有女友了。”男友一脸敷衍的态度,不悦地说:“好啦!你先回去啦你,我会处理好的。”映雪不敢置信地说:“我跟你在一起快三年了,你今天竟然会了一个你在外面偷吃的女人凶我,还对我大小声?你还是不是人?”
男友也被她激怒了说:“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我要跟你分手!”映雪一脸惊讶到不敢置信地说:“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男友这时大胆地说出:“我已经对你没有感觉了,我要分手!”映雪说:“可是我不觉得啊!是不是因为外面那个女人?”男友残忍地说着:“对!没错!因为现在我觉得跟她在一起比较快乐,加上我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跟你在一起只是一种习惯而已,你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了,我不想再跟你这样拖下去。”她不敢相信地说:“她到底有什么好?说身材我也有身材,说脸蛋我也有脸蛋,我也带得出去不会丢你的脸,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一听到分手,映雪着急地说:“不要!我不要分手!”男友冷笑了一下:“哼!没用的,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你回去吧!”
映雪不敢相信,才半年的时间,怎么之前甜蜜的感情会演变成这样子她心想一定是那个女人耍了什么手段,男友才会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失去了平常的理智说:“你把她的电话、地址给我,你不敢说,我去说,我去叫她不要当我们之间的第三者!”见男友没有任何的动作,她动手想抢男友的手机,找那女人的电话在俩人激烈拉扯之间,她的指甲不慎抓伤了男友男友一怒之下,一巴掌就往她的脸上招唿了下去说:“妈的!江映雪,你是疯了是不是?”男友的一巴掌让她整个人‘扣!’的一声去撞到了茶几,摔倒在地上她感到一阵头昏眼花、好像是去撞到腰部的骨头,让她当场痛得眼泪直流、半天说不出话来男友迳自从她包包里拿出她的钥匙串,取下了他家的钥匙更不顾她是否有受伤,一把就将她从地上强拉起把她的包包硬是塞在她的怀里,还将她从家门口推到了楼梯间男友冷酷地对她说着:“你走吧!我们之间已经玩完了。”‘碰’的一声!大声地关上了铁门。
在被男友赶出门后,她扶着腰,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及伤心回到了家,她才放下了自尊,放声大哭了一场她抚着至今仍感到红热的脸颊,她去照了一下镜子,已经肿了起来她不敢相信近三年的感情,竟然就在一夕之间,这样的没了?因为害怕分手,她不死心地在MSN上留言给他:“老公,我不想分手。”“我不想放弃这段感情,只要你肯回来,我不会在意之前的事,好不好?”“我发誓,我以后会关心你,对你好一点的,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但男友在线上,始终是不理会她,大概是跟那第三者在聊天吧后来,她试着打手机给他,但他就是不接,后来索性还关了机。
隔天,她去上班时,因为脸颊异常肿了一片,很难遮掩得住一整天下来,她被同事们过度的关心及异样的眼光对待着‘你脸是怎么了,你是被人打了?还是过敏?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但她只能忍着满腹的委屈,用谎话来欺骗关心她的同事们晚上她又打了好几通电话给男友,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接了起来但他始终不出声,任她说了一大堆哀求他的话他只淡淡的说:“分手就是分手了,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过几天就会把手机号码换掉,即时通帐号也会换掉,江映雪,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还有我警告你,你不要在公司里给我到处乱说话,要不然,下次我不会再对你这么客气了。”男友就这样直接挂了她的电话。
为了这段三年的感情能延续下去,她不顾着女人的尊严明明是他犯了错,她还要低声下气去求他回来她没想到,男友竟会为了一个认识四个月的女人,而对她如此的翻脸无情!失眠了一整晚,眼睛也哭得肿到像是核桃似的她还是一直不敢相信,他们之间三年的感情,就这样分手结束了?
隔天下班后晚上六点多,她面无表情,肩上挂着一个大提包像是游魂似的,无神地飘荡在大街上失去了归属感的她,不想太早回家,去面对满屋子的回忆及一个人的寂寞她的包包不小心去撞到一个男人的肩膀,把他手上拿着的书撞掉了几本她回过神,赶紧想弯下腰帮忙把书捡起来,但才一想要弯腰腰部传来的剧痛让她轻唿了出来:“啊!好痛!”她低着头,连忙道歉着:“先生,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男人捡起了书,站起身对她说:“没关系!只是书而已。”“疑~你是江…映雪?”
她这才抬起头,仔细地看看那男子的脸说:“你?你是…叶志良?”男子说:“这么巧!竟然会遇到你?算算我们也快四年没见面了吧?”她点了点头:“嗯。”志良皱了下眉头说:“怎么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你不舒服吗?”她淡淡地说:“没什么。”志良说:“你有急着要回家,或是有事要忙吗?”她思考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志良提议说:“前面刚好有间咖啡馆,可以坐下来聊聊的。”映雪看了他一眼,没有反对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