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旅途

今天是2032年6月12号,星期五,欢迎收看新闻联播节目。」「今天的主要内容有……」
我倚在沙发上借着地灯看一本厚厚的长篇小说,电视里放着百年不变的《新闻联播》。琴琴还在厨房收拾晚饭后的残局。儿子阿实放下碗筷就熘去房间鼓捣他的电脑去了,我教训过儿子很多次,要多看看新闻,多关心国内外大事。他个小兔崽子愣是把我的话当屁放了。我答应他考上县一中,就奖一台笔记本。一中是考上了,在学校的时候还老老实实,认真学习,可一到家,书一扔,就关上房门玩电脑。
我也是过来人,明白青春期的孩子就是叛逆、不服管,再加上那汹涌的荷尔蒙,就跟野犊子似的。但做家长的不正确引导,走上歪门邪道,亡羊补牢,为时晚矣!
可每当我上前敲门,准备来一次「父子交流」时,琴琴就急蹬蹬的过来拽着我,要我不要去打扰儿子。
「学习压力大,周末回来轻松一下,有什么不好!」「子不教,父之过。你这当妈的每次都唱红脸,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孩子哪里不好啦?需要你教吗?你还口口声声说自己那时谁的话也不听,就听自己的。怎么等你当爸了就不许啦?」
「咦?总理去访问日本啦!」跟琴琴斗嘴,那是找屎!
「好啦好啦,我陪你老头子来关心国家大事,让阿实享受一下自己的空间吧。
你不知道他们寝室那些个男生多臭,在那睡一个星期……」琴琴还在嘟嚷着。
「谁老头子?人家五十岁的还是中青年干部!我四十五岁,正值男人一枝花的时候,就被你这么糟践啦!」
「我也四十五岁,我怎么没你这么大脾气!反了你啊!」琴琴双手叉腰,一喝气、一瞪眼!」
「老婆~我爱你!」
「噗!老不正经!」
「琴琴,今晚加餐吧!」我搂过老婆圆润的肩膀,在她耳边嘿嘿淫笑。
「撑得慌!」
「一顿能管半个月!难道我射的是压缩饼干?」「别吵!听新闻!」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青少年犯罪呈上涨趋势,青少年犯罪案例中,性犯罪占百分之九十五,暴力、偷窃、抢劫等其他刑事案例占百分之五。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计划生育学家xx指出『切实关心青少年的性生活和心理健康,已经刻不容缓』。全国各大论坛就上个月发生在『博才』中学的四名高中男生轮奸不满十四岁少女的事件展开了讨论。为避免此类恶性事件的再次发生,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局出台相关办法和政策,以应对此时的紧张局面。」「『办法』指出,对于目前年满十五周岁的男性青少年,可以在母亲的指导下,解决生理需求。男子性欲最旺盛的时期在十六至十八岁左右,而女子性欲最旺盛的时期在三十至四十五岁,男女之间对性的需求在年龄上有巨大的差异。也就是说,只有少年和中年妇女在生理要求程度上是对等的。为了适应这一客观要求,我们可以在母子之间进行互补。基于母子亲情的这种互补,实际上更能取得良好的效果。」
「与『办法』相对应的『政策』还指出:母亲与适龄儿子在酒店进行亲子活动期间,凭户口上的母子关系证明,可以享受政府给予的客房消费百分之五十的补贴」
「这是什么狗屁办法!」
「我看这是个办法。有助于社会安定!你没见那些个小兔崽子的猥亵样子,如果从小能得到良好的性教育,不至于去外面捣乱!」「老公,你说咱儿子有这方面的困扰吗?」
「欸……困扰不好说,但需求肯定是有的,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呵~你是不知道,一天到头,就没软下来过!」
「吹!现在怎么一天到头不见硬一下!」
「这不,年纪来了嘛~夫人体谅,夫人体谅!」琴琴莞尔一笑,虽然四十有五,跟我同龄,但身材一直保持得不错,虽然有些发福,但整体匀称,皮肤白皙。除了那浅浅的纹路无法遮盖,但举手投足间的那股女人味,让我这些年为之倾倒,始终看不腻,也干不腻。所以夫妻感情一直很好,只是最近两年,感觉体力和欲望明显下降,性生活次数也少了起来。虽然琴琴嘴里不说,但我知道她没有满足.所以我们每次夫妻生活,我都做足前戏,有时候手口并用让她舒坦,但总归,比不上那火热肉棍的生勐撞击来得舒爽带劲!
琴琴体谅我,不让我吃药,说是伤身体,自己年纪也来了,没那么多需求。
我只好自己欺骗自己,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吧。再过些年都老了,就盼着儿子能考上好的学校,找份喜欢的工作,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
「喂,老公,你那时候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啊?」「什么时候!什么问题啊!」
「你再装!」
「嘿嘿,还能怎样,靠自己用手解决呗。」
「你说咱儿子是不是也这样啊?」
「很有可能,你看他现在关在房里指不定再看那些东西。」「啊!那学坏了怎办!」
「我不好好的!没看到坏到哪去!
「咱儿子要是不知道控制自己,伤了自己的身体,那可怎么办?」「嗯,这是个问题,当年我就是因为自制能力差,太过频繁了,所以基础被弄坏了。你找个机会去跟他谈一下。」
「你做爸的为什么不去!」
「父子之间怎么好谈这种事情,儿子跟妈亲,你去合适!」琴琴朝那紧闭的房门看了看,神色略显忧郁。
第二章夫妻夜话
琴琴侧躺着,我撑着头贴着她的后背也躺下了。电风扇轻轻撩动着她吊带睡衣的下摆,大腿根处乳白色的裙脚不时被掀动。穿衣镜中琴琴腿间的那萋萋芳草也随着裙边的飘动而时隐时现。我把腿搭在琴琴滑腻的大腿上,用粗硬的体毛细细摩挲,嘴在琴琴颈间吞吐其浴后淡淡的体香,琴琴舒服的嘤咛了一声。那如浓腻牛奶般的声音让我下体马上起了反应。
我用鼻子在琴琴发丝间探索,鼻尖轻轻碰触她脖子和耳后的肌肤,琴琴很是受用。被压在我身下的双腿用力的缠在了一起。我拨开秀发,啄住琴琴耳珠,啧啧有声的吸吮着。琴琴脑袋轻摆,痒痒得想挣脱,却又舍不得。我用舌头用力往耳洞中一捅,一声略微高亢的呻吟从琴琴喉间迸出。嘿嘿,这可是我的前戏必杀技之一。
琴琴搬过我的头,让我正面压在她身上,耻部相贴,隔着内裤厮磨。我把琴琴的脸上吻了个遍,最终咬在她早已干涸的嘴唇上,渡过津液,相互润滑。琴琴的香舌在我口里肆意的搅动,让一阵快意直酥到我尾骨,差点把持不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湿吻有这么大刺激,难怪琴琴每次在我大力抽插的时候嚷着要亲她。
用舌头游移过琴琴那白皙的脖子之后,我拨下圆润肩膀上的两根吊带,一手揉搓一个乳房,把两个奶头凑在一起,张嘴含了进去。琴琴舒服的拱了拱下身,双手抱住了我的头,用力往怀里拽。这是琴琴的暗示,表示屄已经很痒了,需要照顾一下。嘿嘿,平时在我头上唿风唤雨,现在像我示弱了。每当遇到这种机会,我都要让她多承受下欲火的煎熬。
琴琴仰躺在床上,眼神已经迷乱,嗓间透出不匀的喘息。我分开她的双腿,M字撑起。我低头吻了一下琴琴裆部鼓起的阴阜,一股浓郁的芬芳在我口中散发,直入肺腑。我用鼻尖找到那粒阴豆的位置,用力磨蹭了两下。白色紧绷的棉布中央,透出了淡淡湿痕。
琴琴合拢双腿,「老公老公」的轻叫。嘿嘿,哪能这么便宜你。我跪在琴琴股间,握住一条小腿脖子,抬至我嘴边,从脚踝处一直吻到大腿根处,一边用舌头轻扫内侧腹股沟处,一边用另一只手挠另一条腿跟。琴琴奇痒难耐,瞥见白色棉布内内底部的湿痕更加明显。
琴琴已经用一条腿勾住了我的腰,我学着动画里坏笑着怪叫到:
「马达马达(不够不够)~!」
我两手捏住琴琴奶白的右脚,五个整齐的嫩葱因承受着脚心处传来的微痒而夸张的对我张牙舞爪。这时候你还敢反抗示威?我张开大口,一把吮住中间两根肉蝉,舌头抵在趾缝处用力搅动。琴琴终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嘿嘿,这也标志着我的首节胜利。
「老公~」琴琴那似呓语的叫唤更加稠糯。
「宝宝,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嘿嘿淫笑。
我拔下那湿淋淋的内裤,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琴琴那泛着水渍的蝴蝶屄显得更加香糯粘稠。我趴在那两条生白的腿间,凑近那腥臊气息的源泉,一口衔进了嘴里,舌头迅速朝那个比口腔温度更高的肉洞钻去。琴琴一把抱住我的头,双腿合拢,生怕失去这突袭的强烈快感。
因为我这些年辛勤耕耘,琴琴的阴唇由粉红变成了微黑,颜色不再那么可爱,蕴藏着的荷尔蒙气息也愈发浓厚,可我还是如当初第一次用嘴包覆住整个阴部,噙住那两片肉唇的热情一样,百尝不厌。而且琴琴也很喜欢我为她口交,舌头在阴蒂和小阴唇间窜动,没几分钟,琴琴用双手用力按住我的头,屁股一抽一抽的来了。
趁我的鸡巴现在坚硬如铁,趁琴琴还沉浸在高潮的愉悦,我乘胜追击,将我的肉杵对准洞口一下子捣进那汁液泛滥的窒腔。琴琴喉间发出如母兽般低沉的哼声,然后一个深唿吸,那淫靡的表情比佳酿还要醉人。
我卯足劲头一阵快速抽插,琴琴的叫唤因为身体的抖动而变成了颤音,我的意志也在这颤音中开始逐渐崩溃。
「老~公~再坚持一会!啊~」
龟头的酥麻感越来越强烈,琴琴的阴道还时不时咬我一口。我一声闷吼,在我的腰部肌肉快到极限的时候,精关失守,随之马眼一松,快感在射出第一注精液的时候达到巅峰,然后随着阴囊的收缩而快速逝去。我没拔出阴茎,顺势躺在了琴琴的白肚皮上,拨开她额前凌乱的发丝,亲吻着那红润的娇颜。
我们贴身相拥了好一会,龟头渐渐的滑至了琴琴的阴道口,力气也慢慢恢复了。我从琴琴身上下来,抽了几张纸巾,先把琴琴的下身檫拭干爽,然后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抽出事先垫在琴琴屁股下的毛巾,扔在床下的盆里。胳膊从琴琴颈间穿过,一把把她揽在自己胸口上,盖好被子。
「老婆,今天还差几下?」
「好老公,一点都不差,到了!」
「诶,还能坚持一分钟就好了。」
「别这样说嘛,我已经饱了!」
「一看就没饱!」
「我说饱了就饱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老婆,我去给你买跟按摩棒来。」
「不要,我只要老公,其他都不行,只有老公一喂就饱~」「琴琴,让儿子来吧!」
「乱讲!」
「他是你生的,就是你身上的肉,他来,肯定管用!」「老煳涂!睡觉!」